400-8558965-803

石油巨头遭遇“环保逼宫”开启“漂绿”,大象转身的背后是一场怎样的能源纷争?

2022年3月22日

据美国油价网近期报道,随着能源转型全面展开,以及各国政府加大对气候目标的投入,绿色能源领域投资已创纪录。

 

据彭博新能源财经报道,去年全球绿色能源支出增长27%,达到创纪录的7550亿美元。相比之下,全球年度能源投资同比增长10%,达到1.9万亿美元,与疫情前一致。

 

 

过去,化石燃料公司多次被指责为“漂绿”,只将资本支出预算中的很小一部分用于可再生能源。但现在这一说法似乎正在扭转。

 

还有一个更有趣的趋势已出现,即去年在绿色能源交易和投资方面,传统油气公司是最活跃的。

 

一、欧洲石油公司转型 “去石油化”成趋势

 

国际上几大石油企业却集体遭到“逼宫”,这是怎么回事呢?

 

1、国际油气巨头埃克森美孚内战,被逼加速转型

 

近日,国际油气巨头埃克森美孚董事会遭遇了一场“突袭战”,在新能源技术应用和环保问题的压力下,代表变革力量的中小股东持续推动埃克森美孚公布排放目标,要求分设CEO和董事长等议案。

 

与此同时,近几年埃克森美孚市值暴跌2660亿美元,持续出现亏损。多种因素之下,最终,持有埃克森美孚0.02%股份的小股东“引擎一号”得到广大股东的支持,成功拿下十二个董事会席位中的三个,实现了一场以弱胜强的战役。

 

 

取得胜利的原因,主要是股东们对埃克森美孚的财务表现和应对气候变化的举措不满。此次董事会重组表明埃克森美孚的整体政策方向将被迫向新能源倾斜。

 

就在埃克森美孚董事会重组的同一天,荷兰海牙地区法院发布裁决,要求世界第一大石油公司壳牌,必须在2030年之前将碳排放量控制在2019年的水平上的45%。这是全球首例,法院强制要求油气公司遵守《巴黎协定》,减少碳排放的判决。

 

数据显示,目前全球法庭上有约1800宗与气候变化有关的诉讼。

 

相较于埃克森美孚和壳牌激烈的“逼宫”,世界最大能源公司之一的雪佛龙,主张低碳排放的股东,是轻而易举取得了胜利。公司年度股东大会上以压倒性优势通过了削减因使用该公司产品而产生的碳排放。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 韩晓平:石油公司也不希望自己陷入这些法律纠纷中,如果不断被诉讼,那么在资本市场上还会受到更多打击,还不如主动地减少石油的生产。当然石油公司也在看好新能源,新能源现在不断技术突破,具有非常大的竞争力。

 

2、欧洲石油公司转型 “去石油化”成趋势

 

碳达峰、碳中和背景下,油气公司发展战略方向的调整成为一个需要提上日程的抉择,油气巨头们的“转型”成为发展趋势。

 

道达尔、壳牌、BP,这些名字一直是欧洲能源公司的代名词,现在它们正在加快转型的步伐。

 

为了表达向多元化能源公司转型的决心,老牌石油公司道达尔“改头换面”,更名为“道达尔能源”。同时发布为“能源之旅”的标识,起点的红色象征着道达尔能源的传统石油业务,此后逐渐向天然气、电力、氢能、生物质能、风能和太阳能不断延伸。

 

从传统的石油巨头向新的“能源巨头”迈进,已成为欧洲石油企业的统一目标。

 

同为欧洲石油企业的BP公司在名称释义做出了新解释,由“英国石油”变成“不仅贡献石油”。值得一提的是,BP “不仅贡献石油”概念的提出是在更早的2000年。

 

欧洲这些石油公司,在全球的石油行业里面做得相对比较激进,也跟它整个的发展氛围有关系。这些国家,油气资源也不是特别丰富,能源从高碳向低碳转型以后,这些能源公司做了比较多的设计或者一些部署。

 

与加速转型的欧洲石油公司不同,美国的石油企业依旧坚定地看好油气产业。埃克森美孚首席执行官伍德伦和西方石油公司的霍尔卢布两位首席执行官都强调,世界仍然需要石油和天然气。

 

美国石油公司从未动摇过对油气产业的信心,近日,美国石油巨头雪佛龙宣布,收购总部位于美国休斯敦的独立油气生产商诺布尔能源公司。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 韩晓平:美国经济我们叫做车轮上的经济,摆脱石油的难度更大。美国并没有不发展新能源,但是没有像欧洲国家那么积极。石油作为能源,可能还会退出历史的舞台,但是作为一个资源,可能继续留在历史舞台中央。

 

3、3分钟换好电池,中石化5000座换电站来了

 

国际石油公司纷纷拥抱低碳,并在能源转型进程中呈现出了不同的特征。欧洲公司转型迅猛,美国企业虽然保守但也在低碳技术方面布局谋篇,我国油气公司该如何行动?

 

对中国的石油公司而言,能源转型同样势不可挡。4月15日,中石化与蔚来汽车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同日,中国石化与蔚来合作建设的全球首座全智能换电站——中国石化朝英站正式投运。

 

这座最新投运的全智能换电站位于北京东南四环,占地面积60平方米,用户无需下车,在车内一键即可完成泊车换电业务。

 

中国石油化工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张玉卓:我们计划是准备在“十四五”期间,建设混合站不少于5000座。

 

中国石油企业入局新能源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中国海油首个海上风电项目在江苏东台正式启用。海上风电对中国海油而言是一个新领域,目前,该项目已完成13个风机安装,海上升压站也安装完毕,预计明年可按计划顺利投产,将为当地提供绿色能源。

 

中国海洋石油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汪东进:积极推进从传统油企向新能源跨越,发展以海洋资源为主体的新能源。

 

同为“三桶油”的中国石油集团,6月28日再添新丁,成立昆仑资本有限公司。昆仑资本以新能源、新材料、高端智能制造等新兴产业为发展重点,为中国石油的转型之路增加马力。

 

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戴厚良:作为一个化石能源,转型是非常困难的,但是我们必须要进行转型。

 

从石油巨头迈向能源巨头,并不意味着石油行业的衰退,而是又一次扩张业务的机遇。

 

二、化石燃料公司不只是“漂绿”

 

过去,化石燃料公司多次被指责为“漂绿”,只将资本支出预算中的很小一部分用于可再生能源。但现在这一说法似乎正在扭转。

 

还有一个更有趣的趋势已出现,即去年在绿色能源交易和投资方面,传统油气公司是最活跃的。

 

去年,全球上游油气生产商共达成81笔绿色能源交易,其中最活跃的是壳牌、埃尼公司、bp、道达尔能源和雪佛龙。另一个有趣的发现是,越来越多新兴行业正在某些领域发展,包括氢生产、电动汽车充电和生物燃料等领域。

 

1.壳牌

 

据Evaluate能源公司披露,去年壳牌达成了10笔绿色能源交易,成为油气生产商中绿色能源交易最活跃的公司。

 

壳牌的投资非常多元化,与任何单个行业相关的交易不超过3笔。壳牌一半的交易围绕风能和太阳能,但也有在全球范围内的电动汽车、生物燃料和零售电力领域的交易。

 

仅去年四季度,壳牌就达成了4笔新交易,其中两笔是在美国太阳能服务领域。壳牌先是通过美国一家太阳能子公司收购了清洁技术太阳能服务公司Cleanloop,然后从麦格理的绿色投资集团手中收购了大型公用事业规模的太阳能和储能开发商Savon LLC。去年四季度的另外两笔交易涉及澳大利亚零售电力行业和爱尔兰海上风电行业。

 

据路透社报道,壳牌加快了剥离油气资产的步伐,并准备出售英国北海两个气田的股份。Clipper Hub和Leman Alpha气田的售价可能高达10亿美元。

 

近几年,壳牌已出售了北海一些老旧的上游资产,如2017年以38亿美元的价格把北海老旧上游资产出售给英国Harbour能源公司。

 

2.埃尼公司

 

去年意大利最大的综合油气公司埃尼达成了9笔绿色能源交易,其中6笔涉及风能和太阳能。如果所有相关项目都能顺利完成,这些交易可能使埃尼公司在意大利、法国、西班牙和英国的风能和太阳能投资组合的发电装机容量增加逾5吉瓦。

 

埃尼公司去年四季度达成了两笔交易,分别以7000万英镑(约合5.79亿元人民币)的价格从Equinor(挪威国家石油公司)和英国电力公司SSE手中收购了英国Dogger Bank风电场C项目20%的股份。该项目是世界上最大的海上风电场的第三阶段,目前正在建设中,生产将于2025年开始。

 

另外,由埃尼公司和HitecVision公司共同持有的北海油气生产商瓦尔能源公司于2月16日在奥斯陆上市。埃尼公司拥有瓦尔能源公司70%的股份,并在2018年向瓦尔能源公司贡献了北海资产以换取股权。

 

Evaluate能源公司指出,与同行相比,bp近几年在电动汽车领域一直非常活跃。去年3月,bp与宝马集团和戴姆勒一起收购了德国数字充电解决方案有限公司的股份,该公司是欧洲为汽车制造商和车队运营商提供数字充电解决方案的领先开发商之一。

 

去年6月,bp向美国电动汽车充电公司IoTecha投资了700万美元。去年12月,bp还同意收购美国电动汽车充电公司AMPLY Power。

 

4.道达尔能源

 

道达尔能源去年完成了6笔绿色能源交易。道达尔能源的大部分绿色能源投资是在去年上半年进行的,这些交易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太阳能领域。

 

去年1月,道达尔能源收购印度阿达尼绿色能源公司20%的股份,一周后,又完成另一项重大收购,是在美国。这两笔交易对道达尔能源的可再生能源计划至关重要。该公司计划,2025年前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总容量达到35吉瓦,此后每年增加10吉瓦。印度阿达尼绿色能源公司拥有超过14.6吉瓦的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容量,其中运营发电装机容量为3吉瓦,另外还有3吉瓦在建设中、8.6吉瓦在开发中。道达尔能源的目标是,2025年前实现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容量达到25吉瓦。

 

在美国,道达尔能源从SunChase电力公司手中收购了发电装机容量为2.2吉瓦的太阳能项目的开发权,以及600兆瓦的电池储存资产。

 

5.雪佛龙

 

雪佛龙是这份名单中唯一的非欧洲公司。这家美国石油巨头在绿色能源行业的新兴产业表现得尤其活跃。雪佛龙去年的亮点是在美国新能源领域进行了两笔投资。

 

第一笔投资是与一些行业合作伙伴对光伏安装商Raven SR Inc公司的投资。之后,雪佛龙同意收购ACES Delta LLC公司,后者此前是日本三菱电力美洲公司和Magnum Development LLC公司的合资企业。

 

目前,国际石油巨头在转型路径的选择上,主要有三种投资组合方式。一是“综合派”,从石油公司转向多样化能源公司,在保留传统化石能源资产的基础上,加速对新能源领域的投资和扩张,例如道达尔,更名为“道达尔能源”,并在公司标志中融入7种颜色,表明公司向能源多样化转型的意图;二是“温和派”,通过技术升级等手段,提升传统业务的运营效率和利润率,通过降低碳排放达到减碳目标;三是“激进派”,大手笔剥离化石能源资产,例如bp的“告别石油”计划。

 

无论采用哪种路径,转型之路都很难一帆风顺。不过,近来高企的油价,对石油巨头们而言无疑是重大利好。油价上涨带来的利润提升,让家底殷实的石油巨头们手头更加宽裕,能够将更多资金投入低碳领域,以化石能源的稳定收入“贴补”不确定性较大的新能源。

 

正如壳牌CEO范伯登所说,如果没有公司的规模和背景,能源转型将更加困难。这或许也是壳牌高管们不认同大股东提出拆分方案的重要原因。

 

尽管转型不易,但“去油”已成定局。通过大力投资和研发新能源技术,使转型后的新能源业务有持久、稳定的盈利能力,或许会对减轻阵痛有所帮助。

  • 个人
    中心

  • 联系
    客服

  • 购物车

  •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