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8558965-803

油脂市场供需紧张形势不断加剧值得警惕

2022年3月1日

在棕榈油今年以来的涨幅面前,就连原油都黯然失色。对于油脂安全来说,涨价背后,供需紧张形势不断加剧值得警惕。业内人士建议,在整体风险可控前提下,必要时相关部门可以考虑出台相应政策鼓励棕榈油等植物油进口,以防范未来供应短缺的风险。

  价格倒挂影响进口意愿

  2022年以来,油脂期货价格延续强势风格。文华财经数据显示,开年迄今油脂期货价格上涨近16%,相比同期文华商品指数9.22%的涨幅形成明显溢价。据文华财经数据,2022年以来,豆油、棕榈油、菜籽油期货主力合约价格涨幅分别达19.26%、33.36%、3.76%。棕榈油期货主力合约价格涨幅超过33%,而今年以来多头品种中的“明星”——上海原油期货主力合约涨幅为25.88%。

  为何棕榈油期货走势如此强劲?多位接受记者采访的分析人士认为,在原油价格不断上涨推动油脂期货价格集体走升的背景下,供给端持续紧张放大了棕榈油期货市场的做多情绪。

  2022年1月24日,印度尼西亚政府要求棕榈油出口商将出口量的20%用于国内市场,并要求出口商获得贸易部发放的出口许可证才能出口棕榈油。该政策初步执行半年,其初衷是防止国内植物油价格过度上涨。但作为全球最大棕榈油出口国,印尼此举令国际棕榈油市场的供应紧张情况进一步加剧。在正常月份,印尼棕榈油月出口量为230万吨,约为第二大出口国马来西亚的1.7倍。



  

中国市场作为需求端,棕榈油进口量快速萎缩。据统计,今年1月1日-25日马来西亚和印尼向中国装运的棕榈油只有3万吨,2月装船预计8万吨-10万吨,远小于2021年50万吨的平均月进口量。“一方面印尼政策限制了出口量,另一方面,在供应紧张推升海外棕榈油价格背景下,国内企业进口意愿也不强,导致国内库存持续处于低位。”业内人士表示,2021年四季度以来,棕榈油进口成本持续高于国内期现货价格,进口利润为负,企业缺乏进口意愿。目前,棕榈油进口成本约为11400元/吨,较P2203合约价格高出约600元/吨。

  外盘来看,自印尼释放限制出口消息以来,马来西亚衍生品交易所毛棕榈油期货价格最高上涨至5773林吉特/吨,远超2008年最高时的4486林吉特/吨,改写历史新高。

  无论从绝对价格还是相对涨幅,目前国内棕榈油价格总体呈现期货低于现货、现货低于外盘的特征。1月4日至2月18日,大商所棕榈主力合约P2205从8660元/吨上涨至10324元/吨,涨幅为19.21%;广州棕榈油从9720元/吨上涨至11800元/吨,涨幅为21.40%。同期,BMD毛棕榈油由4857林吉特/吨上涨至6008林吉特/吨,涨幅为23.70%。

  从库存来看,据统计,截至2022年2月4日,全国重点地区棕榈油商业库存为34.79万吨,低于近两年平均库存57万吨。此外,国家粮油信息中心数据显示,2月24日当周棕榈油到港量仍然偏少,库存继续下滑。

  加大进口 防范风险

  业内人士预计,短期内进口利润倒挂情况仍将持续,棕榈油进口量难以大幅增加。

  近期,根据国内外形势,国家有关部门决定安排部分中央储备食用油轮出以增加市场供应,在一定程度上通过压制豆油价格缓解油脂涨价压力。

  “目前来看,国内棕榈油市场在一段时间内仍会面临供给紧平衡格局。”有行业人士指出。

  面对此局面,部分产业专家建议,目前进口棕榈油利润为负,进口积极性低,在整体风险可控前提下,必要时相关部门可以考虑出台相应政策鼓励棕榈油等植物油进口,以防范未来供应短缺的风险。

  • 个人
    中心

  • 联系
    客服

  • 购物车

  •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