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8558965-803

原料普涨10%,大料价格再飞升,化妆品企业正在经历一场“持久战”

2022年2月25日

“化妆品大料价格已经涨了50%。”

 

“老单交不上,新单不敢接,原料涨太凶。”

 

“从去年7月开始,原料价格一直再涨,溢出的成本都是企业自己在负担。”

 

“除了原料,人工成本也在提高,这段时间企业都非常难熬。”

 

在逐步了解了新规施行带来的备案注册等方面的变化,熬过了双控限电后,近期,化妆品企业又陷入了新一轮化工原料涨价潮。

 

 

 

原料普涨10%,大料价格再度飞升

 

当下,化工原料迎来新一轮上涨之路。据全球能源信息平台报道,此次涨势火爆的化工品包括树脂、乳液、钛白 粉等。

 

根据了解,化工原料的涨幅大部分都在10%以上,其中与化妆品相关的异丁醛以80.82%的涨幅,位居整个化工原料涨幅榜的第一名;钛白 粉虽是调价幅度最低的原料,但是其报价已达到20800元。此外,苯乙烯的报价达到了8960元/吨,行业大热的水杨酸原料则涨至17000元。

 

而化妆品业内常用的基础原料,乙二醇、丙二醇价格分别上调至5258.33元、17566.67元。据悉,丙二醇因用料大,与甘油并称化妆品行业的“大料”,通常可用作保湿剂、软化剂、溶剂等,在水、乳、面霜等产品中使用。

 

此次涨价潮无疑给化妆品企业的压力加码,湖北研妆实业有限公司OEM事业总经理汪峰告诉记者:“像洗护产品中常用的表面活性剂,去年7月至今价格一直在上涨,目前原料价格已经提高了40%。而业内俗称‘大料’甘油的价格至今涨幅已达130%。”

 

广州玛贝拉化妆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军喜也向记者表示,此次涨价对产品包材影响不大,但化妆品大料价格涨动较大,涨幅普遍在50%。

 

多重因素致原料价格上涨

 

对于此次原料上涨的原因,一位原料企业负责人表示,不少化工原料属于石油的下游产业链。随着源头端石油价格的提升,价格一级级传导而下,带动乳液、树脂等产品的价格上涨。据最新消息称,近期油价经历了“四连涨”,前四次油价合计上涨已超过1000元/吨,若折换公升价计算,相当于上调超过8毛钱/升。

 

2月23日,国内油脂油料原料继续大涨,其中在化妆品中常用作柔润剂的棕榈油主力合约日内涨超过4%,现价格已突破11000元/吨关口,创13年新高。

 

同时,原料的上涨与疫情的传播也有关系。疫情的扩散使得全球供应链出现问题,导致海运的成本上升。截至2月16日上海航运交易所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中国进口集装箱运价指数(CCFI)为1462.77点,环比上期2月9日的1455.47点,上涨了0.5%。

 

 

 

汪峰表示:“国内对国外原料企业的依赖度较高,很多化工原料的原材料都需要从国外进口,船期的不定和海运成本的提高就间接导致了国内化工原料价格的上涨。”

 

除了能源价格上涨及海运周期等因素,有业内人士表示,国内新规对原料商要求,在后续也有可能影响到化妆品原料的价格变动。

 

根据《化妆品原料安全信息报送指南》,原料安全相关信息通过信息平台提交后,将自动生成原料报送码,原料报送码由五位生产商数字编码、六位原料数字编码和三位原料质量规格数字编码组成。化妆品注册人、备案人或者境内责任人在申请特殊化妆品注册或者办理普通化妆品备案时,可填写原料报送码关联原料安全信息文件。

 

有分析认为,申报原料安全相关信息或将导致部分原料生产企业退出化妆品领域。“不少原料,特别是大宗化学品或试剂类原料,化妆品业务只占其业务很小一部分,这些制造企业可能不愿意配合,导致原料断供,或者分出专门公司做专门牌号,进行申报继而大幅涨价;还有一些公司认为原料牵涉到核心技术机密,不愿意提供资料;非原创的仿制原料公司,数据不全的情况更明显;主营复配原料的原料商,资料相对不完整等。”珀莱雅首席研发官蒋丽刚在发表于“美丽研制”公众号的文章中写道。

 

某生产企业的负责人也赞同此说法,他认为,通用的碱类和盐类原料,日化企业需求量占比较少,大化工的企业不可能为化妆品企业申报原料报送码,即使部分小企业可以申报,供需不平衡局面也会让价格随之提升很多。“不过,国家药监局也注意到这方面的问题,后续应该会有相关规定进行解决。”

 

整个行业将迎涨价潮?

 

“原材料成本持续上涨的压力,最终会传导到下游。”有资深人士指出,在这种情况下,化妆品终端或将迎来涨价潮。

 

受原料涨价影响,今年以来,美妆品牌屡屡传出涨价消息。今年1月初,雅诗兰黛旗下海蓝之谜、倩碧、汤姆福特等9大品牌的部分产品就被曝出将集体涨价,平均涨幅在2%左右。除此之外,受原料、海运运输等因素影响,宝洁、欧莱雅、后、珀莱雅、上海家化等国内外知名日化企业或品牌也曾宣布旗下部分品牌或品类将进行零售价格调整。

 

“化妆品低价时代要结束了。”上述国际ODM企业负责人也认为,目前有些品牌没涨价,一直压着供应商涨价,但涨价是大势所趋。

 

然而,“即便涨价,也不代表品牌的利润会增加。”该负责人直言,整个供应链条上两头(原料商、电商平台)都有利润,就中间的(代工厂、品牌)难。“品牌为了流量大手笔烧钱,遇到双11这种购物节还会陷入促销内卷,折扣、小样、赠品等形式叠加,无疑将利润降到了谷底”。

 

然而成本难以转嫁

 

对于化工原料价格上涨的情况,倩采化妆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永会、张军喜等多位行业人士表示,企业受到了一定影响,目前已经让渡出一部分利润空间以弥补增加的成本。并且,王永会坦言,鉴于目前的市场情况,上涨的成本都是企业自行负担。

 

值得注意的是,“按照上面的表格,化工涨价基本在10%以上,以此为基准,涨价转嫁到化妆品生产上就是3.5%的成本”,汪峰表示,这样幅度的涨价,对于企业的影响很大。尤其是生产引流品的企业,利润本身较小,更难有补贴空间,也有企业表示,“没有办法应对,只有继续内卷了”。

 

那么,当原料价格上涨的压力顺着供应链传导至终端市场,零售产品的价格是否会受到影响呢?

 

上述企业均向记者表示,产品提价困难,暂不考虑提价。主要原因是市场内卷化竞争严重,产品价格大多处于比较稳定的状态,消费者、门店、线上渠道和经销商对于提价的接受度较低。因此,本土品牌若要涨价,还要看化妆品原料价格后续的发展态势。

  • 个人
    中心

  • 联系
    客服

  • 购物车

  •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