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8558965-803

贫穷限制想象力:碳酸锂价格一个月上涨30%,企业开启全球围“锂”模式

2022年1月4日

今年以来,新能源汽车市场迎来爆发式增长,作为新能源车动力电池的主要原材料:电池级碳酸锂价格更是在一年内上演了“三级跳”,仅在本月内涨幅就接近30%。目前碳酸锂市场供需情况如何?

 

碳酸锂价格月内大涨近30% 企业加速备货

 

在青海一家碳酸锂企业,负责人朱红卫在按照订货单进行排货,目前库房里仅有300吨碳酸锂,库存还不足去年的五分之一。而这300吨也早在上个月就被预订出去。临近年关,下游备货情绪浓厚,最近一月价格上涨明显,几乎每隔一两周每吨就有一两千块钱的涨幅。尽管一涨再涨,下游加工厂为满足开工率以及终端交付,抢货热情超过预期。

 

格尔木藏格锂业有限公司生产副总经理 朱红卫:按照最新的对外报价,大概是25万元/吨,还是供不应求,排队来购买的有很多,但是主要是现在排着队也买不上。

 

而在另一家碳酸锂生产车间,负责人张成胜告诉记者,今年公司新增的产线五月开始进入试生产,释放了部分产能,目前已为企业增产约一万吨。但随着下游新建项目增长超出预期,目前行业供给增速远不能满足市场需求。

 

记者梳理发现,今年以来碳酸锂已经迎来三波上涨。年初三个月电池级碳酸锂便从5万元/吨增长到8.6万元/吨。经过4个月的盘整,到下半年的8月开启第二轮上涨,从8.6万元/吨涨至18万元/吨。进入12月,从月初突破20万元/吨到目前超27万元/吨,报价已经接近30万元/吨,月内涨幅超30%,同比涨幅更是超过400%,价格已刷新历史新高。

 

产能受限成本上涨 锂电池厂商承压

 

碳酸锂需求旺盛价格一路走高,这给下游锂电池生产企业带来哪些影响?碳酸锂供应偏紧的状态又将持续多久?

 

在安徽庐江一家电池生产企业,产线上在生产一款磷酸铁锂圆形电池。负责人介绍,上半年这款电池的电池包发货量每个月最多2000套,下半年开始每月订单需求突破了上万套。而受制于原材料供应,目前产能只发挥了80%。

 

一方面产量跟不上,另一方面,电池成本压力也在加大。国轩新能源庐江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瑜告诉记者,目前动力型磷酸铁锂均价已经从年初的3.9万元/吨上涨至近期9.9万元/吨左右,也带动相关电池正极材料企业上调报价。

 

国轩新能源庐江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李瑜:整个原材料成本至少上升50%。

 

业内预计,未来一段时间碳酸锂市场仍将维持供应偏紧状态,但随着新增产能陆续投产,预计到明年下半年将有所缓解。

 

宜春吸引越来越多动力电池厂商布局

 

江西宜春享有“亚洲第一锂都”的美誉,坐拥全球最大的多金属伴生锂云母矿。2021年1—7月,全市新能源(锂电)产业营业收入达到233亿元,同比增长47.7%,占全市规上工业比重的10.33%。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锂云母每吨均价为627.48元,相比去年同期上涨了4.29%,而锂辉石每吨均价为3428.68元,同比增长了18.21%。随着近年来我国锂云母提锂工艺优化,锂云母已实现规模化生产,其储量丰富、原矿成本较低的优势逐渐显现,发展锂云母提锂将成为中国战略性需要。

 

记者了解到,宜春氧化锂的可开采量占全国的23.8%,因此吸引了大量资本投资锂电产业链前端项目。今年3月,国轩高科与宜春市政府在合肥签订投资合作协议,双方就合资矿业公司组建、产业园项目落地等事宜签订合同。

 

5月22日,国轩高科宜春锂电新能源项目开工动员会就在宜春经济技术开发区举行。国轩高科宜春锂电新能源项目总投资115亿元,将分两期建设,主要从事矿山资源开发、碳酸锂提取、锂电池研发与制造、储能系统开发等,打造动力电池的全产业链体系。

 

9月13日,宁德时代发布公告,拟在江西省宜春市投资建设宁德时代新型锂电池生产制造基地(宜春)项目,进一步完善产能,投资总额不超过人民币135亿元。

 

“锂矿的需求正好进一步说明了新能源产业的发展潜力。原始材料尤其是矿物材料属于不可再生资源,所以物以稀为贵,价格上涨是合理的。但是如果有新的电池技术的产生,那么锂矿的需求就会有所缓解。”宁德师范学院信息与机电工程学院副院长、教授赖联锋告诉记者。

 

盐湖提锂新技术推广将缓解我国锂资源供需矛盾

 

为解决这些问题,推动盐湖锂资源开发利用,基于二十多年的溶剂萃取研究基础,齐涛、朱兆武研发团队成功开发出专门针对高镁盐湖的多组分协同溶剂萃取—水反萃清洁提锂技术。

 

“这一技术具有萃取体系稳定、有机相无需再生直接循环利用、无酸碱消耗、流程短、产能大、工作环境好等优点,大幅降低了生产成本。”朱兆武说道。

 

他进一步解释道,与传统高酸反萃工艺相比,多组分协同溶剂萃取—水反萃清洁提锂技术单条生产线的碳酸锂实际产量提高了1倍以上,每吨碳酸锂的直接生产成本降低超过万元,节约和新增年利润可达数亿元,预计万吨级生产线年净利润将达10亿元以上。

 

2021年4月,该技术在青海柴达木兴华锂盐有限公司开展了年产50吨氯化锂中试试验,截至目前,中试线连续稳定运行,运行时间超过7个月,超过预期的技术指标;2021年9月,成功启动千吨生产线,生产线实际产量超过1800吨/年,超过设计值1000吨/年的80%以上,已平稳运行3个月,运行状况良好;目前,青海柴达木兴华锂盐有限公司已经对原有的3条生产线完成了技术改造,全面采用这项新技术,年产量达到8000吨。

 

“新技术提锂过程绿色、清洁、成本低,为高效利用我国盐湖锂资源、保障我国锂资源可持续发展具有重大意义。”朱兆武说,新技术适应性广,将有效缓解我国战略金属锂资源的供需矛盾问题,为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电子设备及储能行业等重要领域的发展提供坚实的原料供应保障。

 

企业开启全球“囤矿”模式

 

目前,碳酸锂的提取主要来自于锂矿石和盐湖锂资源,随着海外矿石价格上涨供应紧张,盐湖提锂逐渐受到关注。在价格上涨、需求加快的背景下,企业纷纷布局锂盐项目,开启了全球“囤矿”模式。

 

中国最大的盐湖位于青海柴达木盆地的察尔汗盐湖,这里的氯化锂储量居全国首位。预计2021年察尔汗湖碳酸锂总产量同比增长将超60%。

 

我国盐湖主要聚集于青海西藏。在2020年以前,盐湖所产的碳酸锂部分应用于储能电池,并未大规模应用于新能源汽车电池,更是与中高端新能源车“绝缘”。不过,新建的盐湖提锂项目普遍采用纳滤膜技术,提锂品质和效率都有极大提升。目前每吨卤水提锂量提高约30%。

 

格尔木藏格锂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张生顺:盐湖的成本一般控制在每吨3万元以内,而且成本会越来越低。

 

今年以来,包括盐湖在内的全球锂矿资源争夺也成为产业链焦点。相关企业纷纷开启全球“囤矿”模式。据不完全统计,涉及金额总共超过400亿元。记者了解到,根据国家地质矿产调查局今年的最新报告,全球的锂矿折算成碳酸锂为1.28亿吨,按照目前全世界每年50万吨需求计算可以用200多年。专家表示,企业为保障生产供应进行囤矿行为是一种自然现象,但要避免恶性竞争,互相抬价。

 

国家新材料产业发展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朱玉华:我国地质勘探的锂储量每年都有10%的增长,锂电池存量大了以后,我们有回收,所以对锂资源的担忧,应该没有太大的必要,有很多企业按照现在的价格,倒推锂矿的成本去购买矿的话,还是有一定的风险问题。

  • 个人
    中心

  • 联系
    客服

  • 购物车

  • 返回
    顶部